外國獻給宋仁宗2只神獸,大宋朝卻無一人認識,連司馬光都被難倒

在漫長的封建歷史時期,南亞一帶分佈著眾多小國,這些小國家和中原王朝山水相鄰,幾千年來一直保持著聯絡,時而互相攻伐,時而親如一家。在北宋時期,南部小國交趾,大致相當於今天的越南一帶,曾經和宋朝保持了相當長時間的和平關係,一直以藩屬國的身份,定期向北宋皇帝進貢各種特產禮品。

外國獻給宋仁宗2只神獸,大宋朝卻無一人認識,連司馬光都被難倒

宋仁宗嘉佑年間,交趾國在向北宋的例行朝貢中,帶來了一種新奇玩意兒,並由此引發了一場撲朔迷離的的迷局。交趾使臣帶來了中原人心目中的神獸——麒麟。麒麟在古代,幾千年以來一直被認為是一種祥瑞神獸,只有在天下太平、明主在位期間才會現身塵世,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天神的使者,因此在朝野民間廣受推崇。

外國獻給宋仁宗2只神獸,大宋朝卻無一人認識,連司馬光都被難倒

仁宗皇帝聞聽交趾獻上麒麟,自然大為興奮。畢竟千百年來,麒麟只是存在於傳說中和史書中,真實的活體麒麟,那可誰也沒見過。文武群臣也大感好奇,都想跟著皇帝開開眼界。宋代史書《夢溪筆談》和其他史料中都記載了這種神獸的模樣。這種怪獸體型像水牛,全身長滿肉質鱗甲,鼻子上長有尖角,喜歡吃水果青草。

外國獻給宋仁宗2只神獸,大宋朝卻無一人認識,連司馬光都被難倒

這種怪獸還有個毛病,喜歡捱打,進食之前,必須用棍棒打它才肯張嘴吃東西。眾人一看之後,議論紛紛。畢竟麒麟雖然沒人見過活的,但古書上卻有很多影象,與眼前這個怪獸實在並無多少相似之處。除了體型大小相似,全身披甲之外,其他的比如鼻子上長個尖角,喜歡挨棍子打,則完全與麒麟毫無共同之處,更別說古書上的麒麟都長著龍頭一般的腦袋,更是與它大相徑庭。

外國獻給宋仁宗2只神獸,大宋朝卻無一人認識,連司馬光都被難倒

當時就有很多大臣提出異議,田況認為怪獸與史書記載大有區別,恐怕是夷人在故弄玄虛,冒充麒麟。杜植也明確表示肯定不是麒麟,相差太大。甚至還有人請來番邦商人到場辨識,結果人家直接說這玩意兒就是犀牛。犀牛的體型與此相仿,鼻子上也有尖角,但有見過犀牛的又說,犀牛身上根本沒有鱗甲,因此犀牛也可排除。

外國獻給宋仁宗2只神獸,大宋朝卻無一人認識,連司馬光都被難倒

2只怪獸居然難倒了堂堂大宋,無一人認識。不認識也沒關係,關鍵朝廷按照禮儀,還應給交趾國頒佈嘉獎詔書,如何命名成了大問題。如果就寫“麒麟”,萬一夷人是用其他動物冒充的,豈不被他們恥笑中原無人。但不寫“麒麟”又該怎麼寫?說來說去,只好採用了折中之策,寫了個“異獸”了事。

外國獻給宋仁宗2只神獸,大宋朝卻無一人認識,連司馬光都被難倒

仁宗皇帝好奇心不可抑制,專門找來博學多才的大學者、重臣司馬光前來辨認,非要認出它的真面目不可。司馬光煞有介事地圍著怪獸轉了幾圈,當時沒下結論。過了兩天,他交給皇上一篇文章《交趾獻奇獸賦》。囉裡囉嗦說了一大堆,他不但沒說清這怪獸到底叫啥,通篇以“奇獸”稱之,還藉機諷喻皇上,不要再豢養關注這些怪獸神獸之類,省點錢省下精力多幹點正事兒吧,咱們中原大國有它不多,沒它不少。仁宗皇帝看了哭笑不得。

外國獻給宋仁宗2只神獸,大宋朝卻無一人認識,連司馬光都被難倒

最後大科學家沈括經過仔細研究,他認為這種動物應該是古代傳說中的“天祿”,孰是孰非,莫衷一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