獵戶請道長吃烤豬,道長一番暗話,讓他保了性命又丟了營生

獵戶請道長吃烤豬,道長一番暗話,讓他保了性命又丟了營生

據說石蔭山有個老獵戶,外號叫高麻車。家裡無田無地,窮得叮噹響。一年四季除了砍柴換米吃,還練得一手老練的打獵本領。但是他的打獵方法與眾不同,他跟村裡那些用鳥槍弓箭打獵的人不一樣,他是專門設陷阱。他熟知不同獸類的生活方式,在它們的必經之路埋下暗器,獸類們踩中陷阱後不會立刻死掉,而是被酷刑般的陷阱夾的吃疼,發出哀嚎的叫聲,這樣會吸引更多的獵物走向陷阱區域,最終它們都會被陷阱折磨至死。

高麻車埋下的陷阱種類繁多,山上再兇猛狡猾的野豬、黃麂、狐狸、兔子,甚至豺狼虎豹也往往難逃他設下的“法”網。他簡直成了野獸們聞風喪膽的剋星。他也從不會守株待兔,每次埋好陷阱後便下山,等過了幾天再去看,總能收穫好幾只野味。

一日,高麻車像往日一樣,捆起柴刀背起網,準備上山檢視陷阱。可大門一開,映入眼簾的卻是一隻身上帶著夾子、嘴裡銜著繩子的野豬,腿骨斷了,躺在門口,哼哼唧唧,奄奄待斃。看其神情,似憤怒,似哀求,又似無言的抗議。高麻車看到此副情景,心裡也不禁打了一個寒顫,但是很快又恢復平靜。自己身為獵戶,看慣野獸們無數次鮮血淋漓的垂死掙扎,如今竟然自動送上門來,正好烤了當早餐。於是把它處理乾淨,找了柴火,露天烤了起來。

獵戶請道長吃烤豬,道長一番暗話,讓他保了性命又丟了營生

這時,正好一位餓了幾天肚子的道長路過此地,聞香而來。高麻車見這道長也是餓的嘴饞,便邀他一同進食烤豬。道長感激萬分,拿起小板凳也坐了過來。割下一小塊,湊到鼻子邊上閉著眼睛深吸一口,大喊“香”。緩緩送到嘴裡咀嚼了起來,“唧唧唧。。。‘’地吃的津津有味。

高麻車看著道長一副嚐鮮的樣子,肯定平時少吃此般燒烤野味,便問道,”道長,怎樣?味道如何?“

道長舔了舔嘴巴,說道,”味道是不錯,不過肉質和味道上卻跟我以往吃過的有些不同,想必這野豬死前定是受過痛不欲生的折磨。“

高麻車聽後不由心生敬佩,於是把這野豬是怎麼來的事情說了出來,道長聽了後不禁大駭,忙問道,”你靠上吃山,打獵維生,這沒問題。可你要吃他們為什麼不給個痛快,要用這麼殘忍的陷阱折磨死他們呢?“

高麻車解釋說,”道長你有所不知,我不像其他獵戶那樣用鳥槍,我埋了陷阱之後就拍拍屁股走人,過幾天肯定有收穫。雖然憋了幾天畜生的肉質不太新鮮,但是這方法省事。“

道長嘆了一口氣,搖搖頭說道,”你今天請我吃烤肉,我也給你算了一卦。勸你天黑之前離開這個地方,不要在這裡住,並且以後不要再打獵,否則小命不保。“說完後,切下一塊腿肉,一邊吃著一邊轉身離去。

獵戶請道長吃烤豬,道長一番暗話,讓他保了性命又丟了營生

高麻車聽了道長的話甚是不解,但也半信半疑,於是聽從道長的話離開了這個地方,到親戚哪兒暫住一晚。到了明日一早再回家裡看,卻發現這裡家不成家,一邊狼藉,房塌木倒,已經夷為平地,而且木樁上全是野獸犬牙的咬痕。高麻車這才嚇的一屁股坐在地上,驚歎道,”平日裡我這麼對待那些畜生,它們肯定是積恨成仇,尋得地方來報復自己了。幸好昨晚聽了那道長的話,不然早已成了野獸的腹中餐了。“

從此,他拆毀所有的陷阱,扔掉捕獵的器具,金盆洗手,老老實實當一個自食其力的樵夫,活到了七十多歲,才無疾而終。